【春节副刊】​在出租屋走廊遛弯的怪老头




在学生时代的一个暑假,我正在为了一场考试奋笔疾书。我们租的是城中村里的一个小单间,即使是大白天,在没有开灯的情况下,屋子里也是一片昏暗。为了省电,我把大门敞开,一个人在家正对着大门。突然,一个穿着白色背心和短裤的老头在门口走过。
 
刚开始我不以为意,我们的出租屋在一楼,人来人往已是常态,因此我的第一印象是:又一个过来遛弯的。
 
然而接下来我发现,老头又来了。而且不再是单纯地从门口走过,他站在我们的出租屋门口,直勾勾地看着我。我感受到他的视线,抬头看了他一眼,他就走了。
 
老头就这样“盯”了我几天之后,终于按捺不住跟我说话了。方言夹着普通话,我似懂非懂,敷衍道:“哦、嗯、是的……”
 
在之后的很多天,老头又周而复始,如神经质一般在门口念念叨叨,我不胜其烦,干脆把大门关上,换了个清静。
 
不只是我受到过老头的骚扰,有一段时间外婆过来暂住,外婆在午睡时将大门开了一条缝来通风,睡着睡着突然发现老头正盯着她,顿时吓一大跳,之后向我们说起还心有余悸。
 
后来某一天傍晚,我又独自在家,老头直接敲开了我的门,说着蹩脚的普通话,同时比划手势,大概意思是他的电视机坏了,想让我去帮忙看看。大概是社会新闻看多了,独自一人去独居男性家里,我其实是有点犹豫的,但看他实在可怜,而且时不时有人经过,我还是同意了。
 
他租的房子和我们一样都在一楼,大概隔着五六间出租屋。进去粗略一看,一张床、一台电视机、一张桌子、一个小马扎,大概就是屋子里所有的物件了。我勉强捣腾了一下他的电视机,还是无法正常放映,也只能有心无力地走了。
 
那是我与老头的最后一次交集,之后便返校了,再回来便听母亲说他搬走了。
 
我从母亲那里得知,老头是从外地来的,子女都在佛山打工,于是给他租了一个单间来居住,他的子女很少来看他,这边的租客又跟他不熟,所以经常想找人说话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